2018年6月17日星期日

風險管理(一)

風險即是輸錢的機會。交易者要長勝,選股為次,風險管理為首。Cut your losses short and let your profits run(讓贏利滾存,止蝕於微),為交易金科玉律,千古不變。不過,講就易,做就難。

要避免全軍覆沒(risk of ruin),須控制部位大小(size of positions)。重點是部位大小恰當(size of positions),而非分散投資 diversification。分散投資只能減低波動,無法減低風險。假如您在錯誤時機,全倉投資不論分散投資於三十檔、或者是十幾檔表現差的股票,結果都會輸錢。視點應放在每一部位上,而非整倉。當每一部位的風險管理好,整倉的風險管理自然好。故此,確當的部位大小、止損位之設定、時機之決定,才是風險控制的三大支柱


確當的部位大小

買了一檔股票後若出現以下症狀,屬部位過大之兆:
  • 晚上睡不着,或者半夜醒來、早上一睡醒就要查看股價。
  • 一想起那檔股票就心跳加速。
  • 不停搜尋該股的利好消息才會安心。
  • 開市時段無法脫離報假機,該股跌兩三個百分點會想爆粗。
若出現部位過大,唯一該做就是 sell down to the sleeping point,沽出至令人安然入睡的水平。部位過大之弊,在於令人難以保持中立,情緒主導下操作出錯,最常見就是股價正常波動下,部位被輕易震走; 或者當走勢和部位相反,交易者因情緒和虧損兩者皆泥足深陷,死牛持股甚至向下溝貨(average down) ,造成無可挽回的損失。只有部位處於恰當的大小,才能令交易者保持理性,確當操作達致贏利。

究竟同時持有幾多檔股票才合適?其實沒指定答案,愚見以為最好莫過於 10 檔,15檔是極限。太多檔股票有兩大問題:一、倉位變得指數化,回報指數化多數變為平庸,尤其倉內股票多於 20-30檔。二、注意力太分散,同時操作太多股票令人無法集中精神做好每個倉位(Jesse Livermore:Keep the number of stocks you own to a controllable number.)。精於此道者,可參考 Mark Minervini,好多人問過他這個問題,他答得好:要達致超群的表現,同一時間做幾多個倉位並非問題,關鍵在於股票賣出價高於買入價,並且將這過程不斷重覆愈多次數愈好。只要每個倉位都做得好,那些倉位不論是同一時間做,或者逐個做,都會有好表現。而投資項目有些偏重、有些偏輕,才是跑贏平庸的關鍵。

初始部位的建立究竟多大才合適,這也沒指定答案。我採用 Mark Minervini 提倡的原則,一個完整部位(full position -- 整部)佔全倉10%,大於全倉 10% 的部位就是超載(overload),極限是 20%。市況非常好,再加上投入目標的形態(setup)極佳,初始可考慮建整部(但這並不常做)。情況若不太肯定,或者市況不佳,一般會先建3/4部或半部,若然有賺頭塾底或者形態出現確認(follow-through),才加建至整部。其他考慮因素例如連敗後會縮細部位,連續贏利後可慢慢加大部位等等。


止損位之設定

要限制風險,止損為不二法門。任何不做止損的交易者,不是好運,就是表現平庸,甚至已經收檔,這道理毋庸置疑。

由於每個人的風險胃納不同,所以風險管理的設定有異。我推崇以固定 entry risk 或者叫 initial risk (初始風險 =1R)來設定止損。舉例,我每個部位只能承受整個倉位 0.7% 的損失,假如我個倉位價值 $1,000,000,那麼,我每檔股票只能承受 $7,000的損失。如果我投資倉位的 10%,即 $100,000 在一檔股票上,我的止損就最多跌 7%就斬。如果我投資倉位的 20%,即 $200,000 在一檔股票上,我的止損最多就是輸 3.5% 就要斬。概念好清楚,部位愈大,能承受的波動風險就愈小,如此類推。總之,不論如何操作,目標就是將損失限制在初始風險(1R)內。


時機之決定

買進的時機也是控制風險的關鍵。舉例,在熊市做長倉,風險一定高。又或者買入一檔已經急升到股價已高於 50天線好多的股票(我們稱之為「過火」[over-extended]),股價回調屬自然現象(物極必反、人性永遠不變),買入即蟹的機會自然高。最佳做法,就是等待好的形態 (setup)出現,才投下注碼。



實例:

TWTR 5月21日出現了 pocket pivot,但當日如何發現?其實只係靠估。當目標股票已出現 VCP 形態,股價非常貼近10天或 50天線,開市就要好密切監察。




5月21日 TWTR 低開,但好快隨即走高,頭一個小時成交量已達 450-500萬股(下圖為該日 5分鐘圖),之前十個交易日下跌最大成交日大約 1500-1600 萬股來計,只要股價能保持,成交量達成 pocket pivot 的機會好大。就算失敗,當是VCP 形態偷步買入,在當時市場氣氛已經轉好的情況下,贏面也比較高,所以我當時決定買入 3/4 部,買入價 $33.4。如果 1R 大約是全倉 0.7% 的話,1R 可以容忍 10% 的跌幅,即 $30.06 要斬。當時 50天線大約 $31.16,-1R 位置大約低於50天線 3.5%,十分理想。我設了兩個止損單:一半在 $30.96,另一半在$29.16。這兩筆止損平均就在 $30.06,一半止損在50天線 -0.5%,另一筆則在 50天線 -6.4% 的地方,理由是這股票在該狀態下若穿 50天線,變壞的機會好高,頭半止損了可減低下行風險,但同時若那只是 undercut & rally 的話,-6.4% 的空間應可避免全倉被震走,而總體風險不變。這做法唯一罩門是突然大 gap down ,穿哂兩個止損位,但這情況罕有。



TWTR 之後幾天沒有什麼波動,到 5月29日再出 pocket pivot,由於當日極有可能 breakout,我在 $34 增持部位至整部,可惜當日並無正式突破,只能算是另一個 pocket pivot,只好持貨靜觀其變。總成本價變為 $33.55,整體止損推高至部位 -7%的地方,即 $31.2,50天線高一點的地方。分段止損改為 $31.95 和 $30.45。

好彩之後幾日真的大成交突破確認形態(follow-through),6月5日挾入選標普 500指數之勢 gap-up,那時已有大約 2.5R 的贏利。根據 Minervini 之法,目前已有不錯贏利,止損的目標應由原先的初始風險 (entry risk)變為避免由賺變蝕,整體止損位應推高至成本價之上。而當日 TWTR 收市價已離 50天線超過 20%,屬於少許過火。以 Minervini 的做法,應該沽出一半套利,讓另一半滾存。但因為當時市況確實不錯,於是我做法進取一些(如果大市氣氛如四月底的情況,我肯定沽一半鎖定利潤,再推高止損),將止損分三段,第一段 $38.1(gap-up 低點 -3% 的地方,即我 facebook 所講的 back-stop)、第二段 $35.7(3月高位 -3%的地方)、第三段 $32.3 (20天線 -3%),總體損價是 $35.36,全部擊中都仍有 5.4% 利潤。除非大市突然好差,或者出一個極壞的消息,否則全部止損擊中的機會實在不大,這檔股票贏面已極高。

6月8日 TWTR 大升,我接近高位減持了 1/4,因為一大段升幅後,這檔股票已由整部變為超載,減持一些鎖定利潤,亦避免部位過大已引起自己情緒不必要的波動。6月12日再 gap-up高成交大漲,這種走勢最怕是強弩之末(exhaustion run),股價已比 50天線高 33%,再減持 1/3,推高止損:分兩段,頭段 $41.1 大約在 gap-up 低位 -3%,尾段 $38.1 即上個 gap-up 低點 -3%。如果全部擊中,也獲利不錯。

6月14日 TWTR 再大漲,已高於 50天線40%,兩週內升幅如此巨大,屬過火無疑,於接近 $46 的位置完全沽出,獲利大約 5.5R。

(待績)


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